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书吧 > 玄幻 > 魔神大明 > 363:魔王手里抢手办

魔神大明 363:魔王手里抢手办

作者:草上匪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21-05-04 23:50:11 来源:test

爱看书吧 ikanshuba,最快更新魔神大明最新章节!

终于碰到了魔王……

震惊是有的,畏惧也有那么一点,至于那只巨手散发出的心灵被穿刺撕扯的疼痛与压迫感,那就更明显了。不过在高德的第一反应里,捡垃圾……不,搜刮战利品的念头占了绝对主体,这几乎都是本能了。

眼见魔王之手捏爆了魔将,魔将却没有彻底完蛋,那颗占去了一半脑袋大小的巨眼落在地上,伸展出密集肉枝,疯狂扭曲蠕动。

金光凝成的细长光刃穿透巨眼,像搅拌棒般剧烈震荡,魔将本在垂死挣扎,被这横来一搅,连什么声响都没发出就散作灰烟。

魔王之手带着胳膊,已如大厦梁柱般高高擎起。磐石战仆和羽林卫们则被魔王的恶魔之威压迫得意识迷离,而他们守护的白器虽还保持着纯粹清脆,冷白光辉却已黯淡飘摇,有如风中残烛。

就在形势骤变的瞬间,高德伸展出股股金光细丝,如愿以偿的拉住了那头血眼魔将的冉冉虚影,捏到了又一个史诗品质的恶魔手办。

手办落袋,高德的心思转到怎么对付即将挤出缝隙的魔王身上,看魔王之手的手臂套着暗红甲壳,其上凸起根根锋锐锯齿,就知道这是头血魔属的魔王,高德觉得似乎自己还能一战。

混沌四魔里,孽魔属他是最不怕的,其次就是血魔了。只要顶住了血魔属恶魔那种刺扎心灵的压迫,剩下的也就是纯粹力量。相比之下,换各种方式搞毒和疫病攻击,自身恢复力又特别强的疫魔,以及神出鬼没难以把握的奇魔就让人头痛了。

不过转瞬高德又转移了目标,还有一头魔将!

那是头奇魔系的魔将,肉眼看只是股股混杂在魔王黑气中的灰蓝光带,但在高德的超脱视野里却能清晰看到一片莹蓝光辉。那家伙应该是正在躲避魔王的压迫,混沌恶魔弱肉强食,并没什么组织性。至少在挤入现世的时候,都如脱缰野狗。

抢在魔王完全挤出来前,把这头奇魔的魔将捏了手办!

按理说此时高德更应该做的是趁魔王还没完全进入现世之前,砍掉魔王之手,或者破坏那处混沌缝隙。不过他觉得自己对上魔王未必能占到便宜,不仅挡不住魔王,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加快魔王现身的速度。另一方面,奇魔魔将的手办实在太难得了,他着实受不住诱惑。

更关键的一点是,他不仅肉眼看到了神灵白器的光辉开始熠熠闪烁,超脱视野里也荡出圈圈波动,越来越强。这是圣山之人要传送过来的迹象,说不定就是小丽。就算不是小丽,他也不能让圣山的强者们察觉到他在束缚恶魔魂魄。

所以现在的关键不是抢在魔王现世前干掉魔将,而是抢在圣山之人出现前搞定。

十八盏魂灯再度烧得炽热,高德抡起锚钉朝着隐匿在魔王之手附近的灰蓝暗光切去。铿铿一连串金铁交鸣声,金蓝相间的火星一圈圈爆出,那头奇魔魔将竟然将身体变作了近于钢铁的物质,让高德这一波光刃速切没能奏效。

不愧是观察敏锐心思细腻的奇魔,应该是刚才看到了巨眼魔将的下场,提前有了防范。而接下来的反应,更是让高德的计划陷入告吹境地。

它自褪色为灰黑的雾气中跳出,变作一柄几乎跟火车头没区别的钢铁之锤,落入魔王那只巨手中。魔王被这柄钢铁之锤牵引,一侧肩头自缝隙中挤了出来,而魔王的回报则是抡着钢铁之锤,朝着缝隙边缘猛然横扫。

一时黑气如飓风,大锤未到,不少羽林卫就被刮得如落叶般四处飘散。等大锤抡了半圈即将扫中高德时,那些磐石战仆也是战甲武器崩裂,高高喷飞而出。

留给高德的反应时间应该不超过三分之一秒,他花了一半用来思考是进还是退。

退就是躲避,不过指望后退、趴下或者原地起跳来躲避攻击无疑是徒劳的。这柄大锤就是魔将本身,以如此尺寸做方位变化,绝对覆盖得住自己的变化。

进则是硬拼,高德觉得魔王这一击未必能发挥出属于魔王自身的力量,那么自己面对的其实也就是魔将化作的大锤。与其被动挨打,不如狭路相逢。

接着高德又花了一半时间思考该怎么进……

首先他确定,即便是十八盏魂灯全燃不留余地,也无法将这柄魔将大锤一击而破。

其次他想到了换恶魔手办,之前他一直用的是血魔步卒手办。即便已经到了优秀品质,距离魔将这个层级还是差得太远。如果换上刚捏的魔将手办,同样是十八盏魂灯全燃,能烧出来的魂火强度也完全不同了。

原本他下意识的想驱散这个念头,神灵白器正在蠢蠢欲动,如果小丽、姚婆婆之类的人传送过来,见着自己“魔将上身”……

接着他赶紧拉住这个念头,自己现在是“王无敌”不是高德啊。

转瞬之间有了决断,至于更换恶魔手办,也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将第一个捏到的血魔怒酋魔将手办激活,感觉顿时大变。本是魂火全力开动烧灼得神魂飘摇,像闷在烧得通红的锅炉里。现在却是置身异常广阔的空间,空空荡荡无所依凭,燃起的魂火不过是一点微弱烛光。

转换之间的强烈不适应,让高德楞了片刻,于是那柄魔将大锤抡到了他端着的锚钉上。猛烈撞击中爆出大片碎芒,结果是魔将大锤跳起,看似坚不可摧的表面崩裂了一片,散发出莹蓝光雾。高德则是被锚钉拍脸,然后连人带武器倒退滑出一大截,在地上犁出两条浅沟。

眼见高德身体后仰就要摔个仰面朝天,更浓稠也更黯淡的金光自体内喷出,不仅将他整个人裹住,还凝结出更多的手臂甚至……脑袋。

两条金焰手臂在背后拄地支撑身体,两条手臂一条握表情符金瓜锤,一条握郭瑞德大锤。而原本的真实手臂也被金焰裹住,看上去跟多出来的手臂没什么差别。胸腔之上并没有三根脖颈,而是只在金焰中凝结出三张模糊面目,各自面朝一方。

高德自然没机会审视自己的三头六臂形态,拄地的两条手臂发力,将已然拔高到四五米的巨大身躯推向魔王之手。两条手臂的大小锤交叉,架住再度抡下来的莹蓝大锤。而剩下两条手臂挥舞锚钉……没错现在已经可以当短棍挥舞了,锚钉上凝结的十多米光刃剁到魔王之手上,将魔王的半个手掌剁了下来,而那手掌中握着的锤柄,也在沉闷响声中崩裂出大团礼花。

天摇地动,黑气冲天,仿佛大地在翻身,这是魔王冲击缝隙的动静。而自魔王手中脱落的奇魔魔将,还未落地就化作无数莹蓝箭矢,朝着高德化身的三头六臂金焰巨人冲击而来。每一枝箭矢都像是在撕裂时空,令人相信只是射中一箭,真实的物质存在也会化作幻象乃至虚无。

这个招数是不是该叫魔王……不,魔将的宝库啊?

高德还有余裕吐槽,此时他身上的金焰虽然没有继续扩展,但凝结为实质的程度却不断提升,而离之前像是置身锅炉的程度还远得很。此时身上的十八盏魂灯增幅就已无足轻重了,他觉得完全可以挂上一百零八盏魂灯,没错现在他的力量增幅就是这么巨大。

宝库之箭罩着上下左右如密不透风的箭矢之网射来,高德端起锚钉,重新凝结光刃。

先是向前一截,不是光刃而是光柱,异常稠密凝实的金焰光柱。

光柱上弹出片既长又宽,又有相当厚度的叶片,很像桨叶。接着是第二片、第三片……转瞬就弹出五片桨叶,酷似螺旋桨飞机上的桨叶。

叶片转动起来,最开始是呼呼的转,然后是呜呜的转,最后是嗡嗡的振动,桨叶也变作闪烁金光完全看不清桨叶原貌。

噼噼啪啪爆裂声不断,根根莹蓝箭矢在高速旋转的桨叶中碎裂,而人工制造出光刃螺旋桨的高德则发出外人听来含混不清颇为恐怖的笑声。

他老早就想这么玩了,可惜之前魂火不够,现在有了足够的魂火之力,哪会不施展出这门结合了魔幻与科学的招式?

看似足以击破任何物质存在的箭矢之雨,在魂火螺旋桨之前化作点点细碎蓝光,这可是魔将本体。掉落在地,以及飘散在空中的莹蓝光辉还在努力聚拢,想要重新聚起来,金焰螺旋桨的桨叶又骤然合拢,膨胀为大团焰火,将点点闪烁蓝光吞噬。

就在身后白光爆绽,冲击来极度冰寒的力量时,高德恰好伸展出金光触须,束缚住这头魔将的魂魄,捏成了手办。

都顾不上审视手办信息,高德向侧面猛然飞扑,凛冽寒芒掠过他所在的位置,射在魔王之手上。

“别误会——!”

他赶紧散去多余的脑袋和手臂,捞住大小锤,头也不回的吆喝。

刚才多出的头并没赋予他多余的视觉,那不过是恶魔手办赋予的力量形态,不过就凭这道寒芒的强大力量,他就猜出来者不是小丽就是姚婆婆。

应该不是小丽,她擅长用大砍刀。

“王无敌?”

果然是姚婆婆,苍老之声里含着明显的讶异,“你竟然拥有如此强大的恶魔躯壳?”

看来自己弄出来的这个身份在姚婆婆……不,整个圣山那也挂上号了。

“此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高德转身,见到了拄着拐杖,佝偻着身躯的老婆子。“我再强大也对付不了这头魔王。”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姚婆婆毫不客气的奚落他,“如果你能的话,高德怕也早就被你吃干抹净了。”

老婆子你是怎么脑补我这两个身份之间的关系的啊?

“丽跟我说了,你只是替高德来送东西的,怎么也掺和我们跟魔教的对决了?”姚婆婆将拐杖拄地,一发发射出冷白寒芒。这寒芒看似细微力弱,射在魔王之手上,却让魔王之手片片泛白。不仅魔王的动作变得迟缓许多,连带散发出的针刺压迫也减弱了不少。

“谁让丽仙子不收东西呢?”高德叹气,“高德叮嘱我一定要亲手送到,我总不成把东西一丢就算完事了。况且我虽是魔人,却不愿混沌降世。恶魔出现,自然要战。”

“谁叫你这东西太怪。”姚婆婆显然没有尽全力,只是在拖延魔王挣出缝隙的时间。“小爱倒是说过这玩意的来历,放在寻常时刻,收了也就收了,谁让高德那小子托你送来的时候太不合适。”

“依我看这东西的确是圣山遗物,也正适合丽使用。不过没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们是不敢冒险的。”

“连魔王都快冒出来了!”高德气得跺脚:“我看你们的什么大阵也不中用!”

“你个魔人,懂得了什么?”姚婆婆冷笑,倒没多少讥讽的意思,就算是魔人,能驱策魔将作为恶魔躯壳,也是异乎寻常的魔人。而且路数跟调和者以及更高阶的那些“大人”们不同,是跟高德一样点燃了魂火的。

“跟魔教的灰境大阵对冲,把他们原本想打开的混沌缝隙转到我们的大阵之中,以神灵之力压制,再以强者机动剿杀恶魔摧毁缝隙。”姚婆婆三言两语就说清了圣山的计划,“到目前为止,计划都很成功。”

“这是个魔王,”高德提醒老婆子。“您还是先照顾好这家伙吧,如果其他人还来不及赶过来,我也能帮一把。”

“不需要。”姚婆婆淡定的道:“人到了。”

由羽林卫和磐石战仆护卫的白器再放白光,一个个高大身影跃出光辉,落在地上发出沉重响声。

看清这些人,高德眼中放出兴奋光华,还好及时克制,嘴里才没发出喔喔的叫声。

这是刑天,正牌的刑天。

“姚长老,”领头的刑天向姚婆婆行礼:“我们传送起来有些麻烦,所以晚到了些,还累您来此支援了。”

搞半天这里本就该由刑天支援,只是传送延迟,姚婆婆见情况危急,才先赶来撑一下。

“不晚不晚。”姚婆婆说:“还好这里有意外的帮手,是与高德有些关联的那种魔人,叫什么……”

刑天首领看了看还裹着金焰的高德,点头说:“提灯人是吧?多谢了,现在可以休息了,这里就交给我们。”

人家话说得客气,意思却很清楚,接下来的战斗可轮不到你插手。

高德倒是从善如流,乖乖的后退了一大截。他正想看看刑天战恶魔,尤其是在现世里战恶魔,到底是番什么景象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