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书吧 > 游戏 > 斗罗大陆之绝世挂王 > 看到他,娜儿觉得肚子好饿

秦渊很是自负,轻蔑一笑:“那本王倒要看看,谁是鱼,究竟又鹿死谁手?”

窦姬脑中不禁浮现起了那道恶魔般的身影,美眸闪过一丝忌惮,道:“皇权初步稳固,渊儿,认清现实,咱们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应当激流勇退,趁着还可以做个闲散王爷,早些……放弃吧。”

秦渊怒了,心中的想法再次被证实,窦姬算是投敌叛变了,一门心思只想着投降,侍奉秦云了。

“太妃,你放弃尚且凭借身子,能博得他的宠爱。”

“那我放弃,你知道是什么后果么?”他眯着眼,已经开始毫不掩饰的透露敌意。

窦姬一怔!

愤怒,耻辱,心酸,痛苦等等情绪交织在她的脸上。

一双美眸被岁月淀出了沧桑。

她已经没有力气去生气,她明白老九现在话里的刺,肯定是听说了一些关于自己跟皇帝的风言风语。

老九虽然看似平稳,胸有城府,但终究还是被秦云激怒了!

从西凉大都督的信,以及他不愿拒绝联姻,施压天子这两件事就可以看出,老九已经开始意气用事,兵走险棋!

“哀家跟皇帝,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她颇为无奈的解释,又咬牙道:“你现在越来越不像以前的你了。”

“哀家知道,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不会同意。”

“但言尽于此,哀家一直都在为你和老五、老八着想啊。”

秦渊不动声色,站在原地如同一块冰。

眼中隐晦的闪过一丝杀意!

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本王的皇图霸业,任何人!

太妃,既然你想要投降,那就不要怪本王了,只有死人,是不说话的!

秦渊的心里此时有一把火焰,正在疯狂的燃烧,疯狂的吞噬他仅存的良知,仅存的人性。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对权力的**!

窦姬很担忧的离开了。

她还想再劝,但时间来不及了,如果被发现,两个人都要倒大霉。

千福宫。

青冥光的夜色中,只见她一袭金丝绸缎宫装,抬起脚越过高高的殿门,窦姬鬓角的皱纹很美,双眼蕴藏着一个成熟女人的沧桑。

此次会谈老九,从阁楼回宫。

这不算太长的路,却让她走的极为艰辛,像是走过了漫长的人生。

老九已经不再认她这个母妃,作为一个深宫女人,窦姬比谁都清楚,可她不在意,只求老九能够平安。

但现如今的皇帝,现在的局势,已经不受掌控。

纸包不住火的那一天,不仅老九,还有她,甚至老五老八,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她最后离别,看见老九的那个背影,就犹如看见了当年那些争夺帝位而失败的诸位英武皇子。

帝王路,她后悔了。

她当初就不该支持老九!

窦姬沉思的太过投入,甚至都没有看路,一头撞进了一个高大宽广的胸膛上。

她踉踉跄跄,险些跌倒。

随即面色一白,瞳孔惊惧:“陛,陛下!”

秦云负手站在黑暗里,嘴角掀起一抹笑容,让窦姬娇躯微颤。

“是朕,不知道太妃这么晚了不在千福宫好好待着,跑去哪了?”

窦姬面色慌乱,心跳到了嗓子眼,死死攥住衣裙,挤出微笑道:“哀家胸口沉闷,有些不适,所以一个人出去走了走。”

秦云从黑暗中走出,月光洒在他的龙袍上,极具压迫,英武过人。

他面带冷笑:“太妃,以你的身份走后门,不带宫女,恐怕不合适吧?”

窦姬心惊肉跳,甚至不敢直视秦云。

她不确定,也害怕,秦云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和老九的会面以及两人的真实关系。

低眉垂眼,紧张道:“陛下,哀家不是说了吗?胸口沉闷,想一个人走走。”

“噢?胸口沉闷?”

秦云挑眉,笑道:“那朕给太妃抚抚吧。”

他伸出一手,快速而粗鲁的探进领口。

从精致锁骨往下,直到禁区。

窦姬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惊吓而起,脸颊滚烫,疯狂后退。

“陛下,你!”她气急败坏,但又无可奈何。

上次在龙车,秦云还要过分一些,但她也那样过来了。

秦云嗅了嗅指尖的芳香,淡淡道:“究竟刚才干什么去了?”

窦姬紧张到吞咽一口唾液,修长脖颈的滑动吓得极为诱人,颤音道:“哀家什么也没干,就是胸口沉闷。”

秦云摇头一笑:“为什么你总是要拿朕当傻子呢?”

“事到如今,很多事情你我皆心知肚明。”

“朕给你机会,你不要不知好歹!”

窦姬很害怕,捂住自己胸前的宫装。

一咬牙,豁然抬起头,道:“陛下,哀家的那些事想必你也知道了,哀家不做任何辩解。”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秦云冷笑,绕到她身后,在她的鬓发间呼吸,身体毫不掩饰的接触在了她极度傲人的身材上。

窦姬娇躯颤颤巍巍,有些害怕,有些紧张,有些羞耻,还有就是痒!

“朕说的可不止这个!”

“给朕一个完整的解释,只要你真正认错,朕可以饶了你。”秦云淡淡道。

窦姬不想供出谁,宁愿一力承担。

深吸一口气,鬓发飞扬,红唇轻启:“陛下,要怎样都随你,哀家无话可说。”

秦云目光稍冷,他刚才接到影卫的报告,说窦太妃消失了,故而赶来,但她去干什么了,却是不知道。

“看来你是要嘴硬到底了。”

秦云从背后抱住了她,极为大胆。

窦姬整个人都是一颤,而后发软,感觉到他的手肆无忌惮,无视了宫装阻隔。

她有些屈辱,也有些解脱,亦有一丝莫名的窃喜。

咬唇道:“陛下,您图这个,哀家给你便是。”

“只不过还请不要在这里,让人看见了,对您名声不好。”

秦云抽出手,重重拍了她香肩几下,很没有兴趣再继续下去。

窦姬微微一愣,赶紧整理宫裙。

“有一天,你会跪着来求朕原谅你的。”

“从今天起,太妃就待在千福宫,哪都不准去,哪怕是院子都不可以出!一经发现,所有宫女太监,率先处死!”

说完,他走了,留下一个让人害怕的背影。

窦姬整个人如同被抽空,瘫软在长椅上,风韵眉眼又一丝惊惧和疲惫。

要杀就杀,要睡就睡,这反而是解脱。

但秦云偏偏跟个恶魔似的折磨她。

黑暗里,再度走出影卫。

对窦姬道:“太妃,回寝宫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