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书吧 > 都市现言 > 大神你人设崩了 > 636终。

大神你人设崩了 636终。

作者:一路烦花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1-09-06 11:18:08 来源:爱看书吧备用二

车窗外,苏娴听到了动静,也赶了过来。

敲了敲窗门,坐到了副驾驶,偏头看了眼孟拂,“出什么事了?”

梁思坐在孟拂身边,她看着孟拂说出来伊恩的名字,愣了一下,“小师妹,你、你别冲动啊!我师兄不是故意隐瞒你的,这件事也没什么!对方她是香协的第一学员琼!现在连香协会长也要收她为关门弟子,这件事我们不吃亏!”

梁思跟段衍最不愿意的就是给孟拂还有封治添麻烦,他们两人在香协这么多天,也不是小孩子了,知道在这边立足有多不容易。

她跟段衍都知道,联邦香协会长,想要对他们动手,甚至一个手指都不用。

孟拂没有回梁思。

“你跟老师都不容易,”看孟拂表情没变,梁思摇头,她抓着孟拂的胳膊,“琼她就是下一任香协会长,到时候一个不容易,她一句话让你跟老师都无法在联邦立足,你……”

听到梁思这一句,苏娴也被吓了一跳,“香协第一学员,你们是怎么惹到这个人的?”

孟拂终于抬了头,她看了梁思一眼,“第一学员?她很快就不是了。”

驾驶座,查利也回了下头,他挑眉,“就是琼小姐吗?”

“嗯。”孟拂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只是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低眸又打出来一句话——

【帮你找到了时间锁,我要联邦香协的一个人。】

那边没有立马回复。

孟拂看着对话框,那边没有动静,她也不意外。

她先给乔纳森发了一个短信——

【借用几个人我去香协使使。。】

发完这一句,她打开一个软件。

很快一个视频就被接通,视频那边是一个蓝色的头发,他正在高空作业,看到视频这边的孟拂,他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大神,找我?”

是孟拂许久不见的mask。

“在哪儿?”孟拂靠着后座。

“贫民窟,”mask打了个响指,收回腰上的绳子,“是想进我们恐怖组织……”

“不是,需要你帮个忙。”孟拂轻声开口。

mask立马打起精神,“什么事!”

着中间,除去跟mask说话,孟拂脸上也没有其他表情,这样子,不仅是梁思,连苏娴看的都有些陌生。

苏娴心底也不安。

听到“琼”她就知道是谁了。

她这几天在联邦,联系了很多人,接触的人最高的就是一个家族的,听说他们家族的大小姐就是琼,那已经是苏娴接触的最有权威的人。

但即便这样,对方提起“琼小姐”的时候,都是毕恭毕敬的。

没想到梁思跟段衍竟然跟这位有瓜葛,难怪这两人不愿意说,藏在心里,要是她,她选择息事宁人。

她想着,拿着手机,不由得去联系苏承——

【弟弟,你到哪儿了?】

**

联邦香协。

伊恩看着单面玻璃后面,被密室关起来的人,微微偏头,“你还真是嘴硬啊,不说那香料究竟是怎么来的吗?”

段衍抬头,眼睛有些迷糊的看了伊恩一眼,“滚。”

“好,好的很!”伊恩抬手,忽然笑了,“加大电量,新研究出来的药物也让他试试。”

很快就有人拿着香料进入段衍的小房间。

“琼小姐还在会长那边,”助理看着几乎昏迷的段衍,犹疑了一下,“他毕竟是副会手下的,没事吧……”

乔舒亚在香协的地位毋庸置疑,差不多能与会长持平。

“不用怕副会,”伊恩之前也怕,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偏了下头,开口:“我们背后是那位。”

“什么?”助理瞪大了眼睛。

那位……

能称得上那位的也只有城堡里的那个人,联邦主,几年前,几番势力更替,联邦陷入混乱,他一个器协的长老一飞冲天,成为了联邦主,并管理着整个联邦。

只是城堡里的人向来不能过分参与四协的事。

与四协还有FBI以及贫民窟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

没想到琼他们直接得到了联邦主那边的支持?

两人正说着,外面有人进来,伊恩以为是来给段衍用新药的人,没有注意,来人打开了段衍玻璃房的大门,把段衍给放了出来。

看到人被放出来,伊恩眉头一皱,“让你们用药,你们在干什么?”

然而没有人理会他,伊恩发现这些人也不是他惯用的手下。

现场也格外的安静,他终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猛地往后退了一步,“你们是谁的人……”

“啪——”

头顶的无影灯开了。

“哒哒——”

几声脚步声不紧不慢的靠近,伊恩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了从外面进来的人,为首的是一个带着黑色棒球帽的女生,容色极艳,眉眼间的冷冽掩盖了她一部分的厉色。

伊恩感觉到有些眼熟,看到她身后的梁思,认出来,然后怒吼道:“是你们?不要命了吗?”

这声音,梁思不由被吓的往后倒退一步。

孟拂却没管,她直接往前走,停在了被架住的段衍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段衍的神态。

因为没用用药,段衍还保存着三分理智,他努力睁开眼睛,认出了孟拂,不由开始挣扎,“小、小师妹,你快走……”

孟拂深吸一口气,她看到了身边的人手里拿的药,那药还是实验品,但孟拂闻到了一点味道,她看了一眼这药,朝伊恩咧了咧嘴:“你想给我师兄用这药?”

或许是她表情太过可不,伊恩不由往的又后退了一步,“你想干嘛?”

“不干嘛。”孟拂抬手,“给他试试。”

她带来的人都是器协的,直接拿着针管过去按住伊恩。

伊恩是调香师,根本没有反抗能力,他不由瞪大了眼睛,眸子里满是惊惧,“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啊——”

细长的针头直接扎进去。

“我知道,联邦香协的高级教师,带的最出色的弟子是琼,对吧,”孟拂蹲下来,她看着躺在地上,全身都冒出冷汗的伊恩,“你仗的是谁的势?哈罗德吗?嗯?”

听到这三个字,伊恩几乎都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哈罗德,这三个字联邦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了。

香协的会长哈罗德,几乎全世界势力都不敢得罪的人。

自从当年的NO.1死后,晓哈罗德这三个字知道的人就更少了,能见到哈罗德的都是一些老家伙,连天网也没有收录,伊恩没想到孟拂会知道哈罗德。

还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人来到自己的密室,刚刚信誓旦旦的伊恩终于开始害怕了。

“你……你……”

孟拂起身,拍了拍自己的手,看了愣住的梁思一眼,“不相信封老师,也该相信我,这些都是什么人,也配拿我给你们的东西?”

段衍已经晕过去了,梁思终于反应过来,她看着孟拂,“师、师妹……”

她印象里的师妹,都是懒洋洋的,调香只会动口指挥,喜欢赚钱,这是第一次看到孟拂这样的气势,梁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朝身边的人抬了抬下巴,“送给路易斯。”

身边的人都是乔纳森的,跟路易斯也熟,什么也没说,就拖着伊恩离开。

而被拖走的伊恩,本来就惊魂未定,听到“路易斯”这三个字,身体抖的更加厉害。

孟拂吩咐完,带着两个人离开,偏头吩咐查利,“你安排好,我去找他们会长。”

查利笑着点头,然后顿了一下,“您一个人过去吗?”

孟拂挥手,“已经联系了其他人。”

等孟拂走后,苏娴跟梁思还没反应过来,两人面面相觑。

查利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苏承的,“少爷……您到了?对,孟小姐已经走了,她身边有乔纳森少爷的人,好,我送完就马上回去。”

苏娴看着查利,顿了一下,“查利,你……”

“大小姐,跟我一起去找路易斯吧,以后可能都要常联系。”查利微笑。

梁思在一边,她看着两人说话,没敢问路易斯是谁。

苏娴跟梁思不一样,她听国路易斯的名字,但……

路易斯对她来说,像是乡井市民与富贵王爷的区别,心里有种隐隐的感觉不是。

她跟着一行人,看着有些眼熟的路,开始懵了。

半个小时后,查利停了车,苏娴抬头,看到墙壁上明晃晃的三个字母——

FBI。

陷入沉思。

**

哈罗德这边。

琼跟他们正打开一个密室,琼小心翼翼的看着这里,偏头看身边的景安,“景少,这里……”

哈罗德戴着眼镜,微微眯眼,低头看着手里的香氛构建,“这里是当初NO.1呆过的地方,里面还有很多他留下的东西。”

他伸手,在黑色的大铁门上输入一大串数字。

琼似懂非懂的看着他们。

景安也抬头看着这些数字,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不多时,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声音。

景安跟哈罗德都不由偏过了头。

完全自动式的门外,出现了一道纤细的身影。

看到那个身影,琼不由往后退了一步,“孟小姐?”

景安却丝毫不意外,他看着孟拂,也笑了,“你果然来了。”

哈罗德看着孟拂,脸上也没有其他笑容,琼本来想说话,看到这一幕,忽然说不下去了,她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

“我老师呢。”孟拂身后只跟了两个人,她抬头,淡淡看向景安。

“果然不愧是孟小姐,M夏跟乔纳森背后的女人,”景安拍了拍手,“天网上那篇文章是你发的吧?这么熟悉天网的流程,你才是天网那个消失的超管,MF吧?”

听到景安这一句,琼不由瞪大眼睛。

孟拂只淡淡看了景安一眼,不否认也没承认。

而哈罗德现在已经恭恭敬敬的站在了景安身边。

景安眸底闪着一丝戾气,“NO.1还有他的学生,他整个研究室的的死亡是你策划的?孟拂,我找你很久了。”

“因为我解开了江城的密码锁?”孟拂没有否认,只是看着景安,有些好奇,“你就知道我是MF?你找我想干嘛?”

“你隐瞒的很好,可惜苏承没有完全隐藏好。”景安抬手,后面的黑色墙壁变得透明,“你老师现在在我手……”

露出了里面人的脸。

里面原本有封治跟封修两人,景安知道封治是孟拂的软肋。

然而门打开,里面只有封修一人,他躺在地上,平静的看着两人。

景安愣了一下,“还有一个人呢?!”

孟拂看着平静的封修,也顿了一下。

她知道之前的提醒,封治肯定有所防备,才会有这么一幕,现在的她看着景安,“你想怎么样?”

“孟拂,你知道当初实验室多少人死在你手里吗?!”景安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孟拂。

他抬手,让人抓住孟拂,孟拂没有挣扎,只沉默的站在原地,垂在两边的手紧了紧,“我很抱歉。”

“你很抱歉,没用,因为你的计算错误,你的什么设计时间锁,五次实验……”景安仰头笑了笑,他右手紧紧掐住孟拂的喉咙,眸底都是冷芒,完全是将孟拂当作仇人看待的:“当初香协最天才的那个人,也因为你,死在了那场事故中,你真是……罪该万死!”

孟拂听到这里,瞳孔也有了些变化,“是啊,我知道……我罪该万死,但……有人这么努力让我走出来……”

**

另一边,苏承已经到了城堡。

卢瑟站在门外,他看着苏承,顿了一下,“您回来了?先生……他在里面等你,你进去吧。”

“好。”苏承点头,直接进去。

书房内,苏徽正站在书桌前,正在浏览文件,听到声音,他抬头看苏承,脸上露出了个微笑,“回来了?”

“嗯,联邦令我拿到了,就在时间锁里。”苏承开口。

“好,很快!”苏徽眼前一亮,他看着苏承,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不愧是我最得意的作品,苏承,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

苏承面色冷峻,只淡淡看着苏徽。

他从江城回来后,就一直在带人破解地下密室的时间锁,里面有整个联邦最重要的东西,联邦令,拿到整个联邦令,就能光明正大的成为联邦主。

当初NO.1消失的时候,联邦令随着他的实验室一起消失。

“咳咳,”苏徽看着苏承,笑着开口,“还有最后一件事,做完这件事,联邦就是你的,以后你可以永远站在景安头上!”

苏承淡淡看着他,“你说。”

“孟拂,就是当年你放出去的实验体对吧?她当时被困进时间锁很多年吧?”苏徽目不转睛的,一字一顿的道:“看你在国内的表现,我就知道了。她是我们的实验最重要的一环,现在就在香协,你亲自去把她抓过来,我给你这个机会,只要你把她抓过来,以后联邦都是你的。”

原本他还不确定,上次亲眼见过孟拂之后,苏徽就确定了。

听到苏徽的话,苏承嘴边浮起一丝冰凉的笑意,“没有她,你能拿到联邦令吗?”

“蓝调一族是联邦千古罪人之徒,当年的实验毁了多少人!”苏徽捶了一下桌子,冷冷道,“你别被她迷惑了!”

“千古罪人?”苏承笑了,“蓝调一族背叛了她,她十年都被蒙在鼓里被当作实验体,这是她的错?”

“她五岁就当了实验体吧,还以为自己是为了救人而当的实验体,没有人知道你们跟香协私下里有这么肮脏的协议,制作的药物不是救人而是害人,”苏承说到这里,喉间一甜,气到极点,忍不住笑了,“她才五岁啊!”

他自己本来也就是被人算计到大了,手上沾满了鲜血。

“苏承!”看到苏承这样,苏徽不由眯眼,“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有她在,你能安稳的做联邦主吗?她是RXI1的源头!”

苏承忽然抬头,“苏徽,你以为我这么多年做这么多是为了联邦令吗?”

“你什么意思?”苏徽皱眉。苏承看着苏徽,继续淡淡开口,“当初我原本是想,辞去京城的职务,就来联邦找你,你没想到吧,我想跟你同归于尽。没想到她回来了,我好不容易带着她从地狱一步一步爬起来,不是要跟你们同归于尽的。”苏承怔怔开口,“你设计这么多不过只是为了联邦令而已。”

说到这里,苏承看着苏徽,奇异的顿了一下,“我来之前,就把联邦令给乔纳森了。”

“那这个……”苏徽面色一变,突然低头看手里的黑色卡牌。

苏承淡淡开口,“那是假的。”

“苏承!”苏徽面色再度变化,“你以为这样你们就能反抗,实话跟你说,她现在已经到了香协,你觉得她能出来吗?”

“乔纳森,mask,何晨,路易斯,这四个人你熟悉吗?”苏承笑了笑,“她把他们四个救了出来,他们四个跟她一样,都扛过了第六次实验,你们器协的记录是假的,第六次实验,他们五个都通过了。”

苏徽胸口起伏不定,他看着苏承,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

“你应该知道洲大一直有人保她吧?”苏承继续看着苏徽,轻声道,“知道为什么一直保她吗?她有一套针,是当初的NO.1亲自给她打造的。”

这一次,苏徽的脸再度裂开!

“我知道,你从始至终不过把我当成工具,你所想要的继承人,从始至终不过景安,为了景安,你还特地找到了琼来稳住他,”苏承说到这里,拍了拍自己的衣袖,“那你记得我当初在你们这里烧了一辆赛车吗?实话跟你说,那赛车,就是她的。”

“景安能听你的,不过因为她而已。你说,真人在,景安还会因为琼这个赝品,听你摆布吗?”

“苏徽,我跟你不一样,你算计那么多,要的不过是联邦令,而我所要的,从始至终不过孟拂。”

苏承转身,往门外走,轻声开口:“她这么多年,赚了很多钱,建立了无数慈善机构,她救了那四个人,帮乔纳森拿回来联邦令,她在赎罪,我也在赎罪,这么多年,我跟她欠的债……”

香协。

孟拂看着面前的景安,轻声道,“我跟他,只想把欠你们的,全都还清。”

让所有因果,从此消弭。

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